昆汀·塔伦蒂诺:一个热爱香港片子的暴力美学艺

作者: 走进必发88  发布:2018-02-20

  原标题:昆汀·塔伦蒂诺:一个热爱香港电影的暴力美学艺术家 文章来源:影视圈Magazine ID:c

  昆汀的父母都是电影爱好者,所以就连昆汀这个名字也来源于影星伯特雷诺在《枪之烟火》所扮演的角色。

  特瑞吉列姆曾经这样评价昆汀,说他“有表达的欲望,为此积攒了很多年的能量,写作和看电影,直到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爆发了。”

  昆汀早年曾经在洛杉矶的一家影像店打工,这期间昆汀观看了很多的电影作品,著名导演蒙特赫尔曼就曾经说过“昆汀生活的源头就是电影,他睡觉、吃饭都离不开电影。”所以说,看电影正是昆汀积累经验储蓄能量的方式。

  在昆汀24岁那年,他的《天生杀人狂》被奥利弗斯通看中并拍成了电影,也正是凭着卖剧本得来的资金,昆汀才开始着手拍摄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落水狗》。

  毫无疑问,昆汀在剧本的创作上的确有着过人的天赋,一部《低俗小说》的叙事方式让他在不经意间改写了影史。

  但是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导演,昆汀在拍摄手法上就几乎是照搬了自己的“电影储备”。比如说《低俗小说》中的那幕舞蹈系就是完全照搬了戈达尔的《法外之徒》。

  对此,昆汀完全不否认,他甚至很讨厌别人用“致敬”或“借鉴”这样的词来修饰自己的行为。

  实际上除了真正意义上第一个使用一种拍摄手法的人,所有的导演都是在用前人的手法来拍戏。昆汀也是如此,将所谓的“抄袭”抄出了自己的风格,昆汀在镜头的呈现上照搬了别人的电影,集前人之所长,用大杂烩的方式拼贴他喜欢的镜头。

  但是昆汀的故事是自己的,叙事手法是自己的,所以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他自己的,正如他自己说“Story is the king”。

  昆汀曾经两次夺得奥斯卡最佳编剧,但却一直获得过最佳导演。有人说,他不是大师,而是天才,大师是百炼成钢,精益求精,而天才是不拘一格,随心所欲,甚至可以偶尔使坏。

  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上,昆汀曾为吴宇森颁发终身成就奖,但是昆汀上台的第一句就是“我的至爱吴宇森”,在吴宇森和徐克面前,高冷的昆汀瞬间变成了一个小粉丝。

  除此以外,昆汀在《被解放的姜戈》全球首映礼上还穿了唐装来cos黄飞鸿,另外,昆汀还十分喜欢王家卫导演的《重庆森林》。

  对中国文化尤其是香港电影有着如此深的情结,都源于他早期在录像厅打工时积攒下来的热情。昆汀曾说:“如果我的生命有两面,那么一面就是70年代的邵氏功夫片,另一面则是意大利西部片。”

  上面提到过,昆汀的营养来源是来自于之前在录影厅的日子。他把从各类电影里吸收到的技巧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让观众很有新鲜感。窍门就在于他可以运用各种手法把电影的气氛调动起来,引导观众进入他设定的情绪中。

  所以说,昆汀电影中的动作场面虽然看似血腥,但由于极其华丽,所以很多时候并不会有恐怖之感。

  《杀死比尔整个血腥事件》于2012年5月21日在美国上映,是昆汀塔伦蒂诺执导,乌玛瑟曼、大卫卡拉丁主演的爱情犯罪电影。

  讲述了暗杀组织首脑比尔的情人准备和一个小伙子结婚。没想到,婚礼当天比尔大开杀戒。新娘昏迷醒来后,要找到参与暗杀的敌人,赶尽杀绝。

  《杀死比尔2》是《杀死比尔》的续集,由昆汀塔伦蒂诺导演,乌玛瑟曼、大卫卡拉丁、达丽尔汉纳主演。

  该片接着讲述“黑曼巴蛇”的复仇历程,“黑曼巴”被巴德用猎枪轰飞并将其活埋,而她用白眉老道传授的功夫逃生,最后,“黑曼巴”用“五步穿心掌”终结了比尔的性命,影片于2004年上映。

  《低俗小说》是由昆汀塔伦蒂诺执导,布鲁斯威利斯、乌玛瑟曼、约翰特拉沃塔、阿曼达普拉莫、蒂姆罗斯等主演的犯罪电影。

  影片由6个彼此独立而又紧密相连的故事所构成,6个故事都各自讲述了一个不同的事件,但他们却都有着共同的戏剧属性将它们紧密相连。

  《无耻混蛋》是一部由昆汀塔伦蒂诺和伊莱罗斯共同执导的战争电影。

  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二战期间,一群犯了罪的美国士兵原本将要被处以死刑,但是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政策,他们被允许戴罪立功深入已被纳粹占领的法国去执行一项危险任务,此项任务代号为“基诺行动”。

本文由走进必发88于2018-02-20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