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一个生命都“生如夏花

作者: 娱乐动态  发布:2018-02-20

  作为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柳光宇很忙:忙着查房、忙着看诊、忙着回答患者及家属的问题,总是脚步匆匆、走路带风。但当你真的和他面对面交流时,你却感受不到一丝急迫感:他会很认真地询问你的需求,回答你的问题,尽量照顾到你的感受,这或许和他习惯了从心理层面照顾患者的需求有关。“在治疗患者身体创伤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她们的精神创伤,适当地人文关怀是很必要的。”

  近几年,人们对于乳腺癌的关注度越来越高,除了社会的公益宣传外,不时听到的一些知名人士因乳腺癌去世的消息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乳腺癌的发病率是一直在增高的,越是经济发达地区,发病率越高。”柳光宇表示,有结论将乳腺癌发病率增高的原因归咎于环境恶劣,但许多欧洲的发达国家即使环境优美,乳腺癌发病率也居高不下。如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国,他们乳腺癌最高发地区的发病率是中国乳腺癌最高发地区的两到三倍。

  “移民到这些地区的亚裔人群,乳腺癌发病率也会增高,这可能和饮食以及西方化的生活行为有关,包括长期不运动、工作压力大、熬夜等综合因素的作用。”柳光宇特别强调,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因素外,年龄也很关键,“年纪越大越容易得乳腺癌,那些年纪轻轻得乳腺癌的例子在整个群体中还是少数。”

  虽然公众整体对于乳腺癌的知晓度是高了,但真的谈到认知度,柳光宇却觉得还需要更多的普及。从医多年,他在门诊遇到的患者最常提出的几个问题就是如何解读诊断报告、如何发现乳腺癌的早期症状、如何能保住乳房。

  “绝大多数人对于乳腺癌的认识还是一知半解的,获得信息的渠道不同而产生的偏差会令他们产生各种焦虑。所以说诊断乳腺癌的几个方法大家都有必要了解一下。”柳光宇说道。

  想要做到乳腺癌早诊早治,无外乎以下几种诊断方法。第一就是体检,通过医生的手触诊进行检查,但有将近20%的乳腺癌患者无法通过体检检查出来;第二则是乳腺钼靶X线摄影检查,它可以发现临床体检无法摸到的肿块,弥补那20%的缺口;第三是B超,当早期症状不典型的时候,对于临床体检无法确定良恶性的肿块,超声可以帮助鉴别诊断;第四则是乳腺磁共振检查,它的缺点是花费较贵、过程麻烦,可能会给病人带来些不适,但在确诊乳腺癌后,不管是作为疗效检测,还是是否保乳的辅助依据都有一定的作用,而对于B超和钼靶检查都无法定性的病种,乳腺磁共振检查则有进一步明确诊断的优势。

  “但不管怎样,最终还是要依赖于病理诊断,这是金标准。”柳光宇表示,很多病人都需要通过病理诊断确诊后,才能进一步接受后面的治疗。

  因为疾病本身和治疗手段等因素的影响,乳腺癌患者们在确诊后,要面临身体、外貌、心灵等多重打击。作为一名乳腺肿瘤科大夫,尽管柳光宇早已有了直面死亡的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患者们长期承受巨大压力,饱受身体和心理困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仅要治好她们的病,还要医好她们的心。

  “各期乳腺癌患者都需要关怀,不同年龄层次的人需求不同。对于早期乳腺癌患者来说,她们希望能够治愈,但这是无法保证的。我们要提高患者们对治疗的信心,至少让她们在治疗过程中充满正能量心态,这在我看来就是成功的。”柳光宇说道。

  柳光宇总是习惯站在病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从许多细节处给予病人关怀。前段时间,他的一位脑转移许多年的患者,因为并发症突然住院。这位患者此前一直在门诊接受治疗,住到病房里,看到手术环境,这让她的情绪变得非常烦躁,平时习惯的琐碎日常也让她无法忍受,发了不少次脾气。

  作为主治医生,柳光宇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在她床头放了一束向日葵,这位患者立刻就平静了下来。“其实患者们有时候就是心情不好,这时候一些行动上的小细节,比如一束花、一个拥抱,很容易就能让她们得到安慰。”

  据柳光宇介绍,上文提到的那位患者和乳腺癌脑转移已经斗争了有四五年了,是个很坚强的患者,会定期向他汇报自己的情况。“我会多和她聊一些正能量的例子,希望她能开心、积极地走好接下来的生命旅程,学会和癌症共存。”

  已经去世的歌手姚贝娜就是柳光宇口中典型的积极生活的正能量患者。2011年姚贝娜不幸患上了乳腺癌,接受了乳房切除和乳房重建手术后,进行了术后辅助化疗。2013年,姚贝娜公开了自己病情,并参加了很多与乳腺癌相关的公益活动,成为了粉红丝带活动的代言人。2014年非常不幸,她的癌细胞出现了转移,并快速恶化,逝世时年仅34岁。

  “她是不幸的,一生非常短暂,也有着太多的遗憾,但她对生命价值和意义追求的态度,却值得我们钦佩和尊敬。”柳光宇曾与姚贝娜和她的主治医生有过交流,了解到对方的治疗过程非常规范,而在姚贝娜的治疗过程中,她也表现得非常积极乐观、乐于助人,甚至会去帮助那些刚刚接受治疗的患者。

  “姚贝娜自曝自己是乳腺癌患者的时候,很多人说她是为了出名,但我能完全理解她的心态。我觉得她这么做就是为了向更多的年轻患者传递正能量精神,鼓励大家积极面对。”柳光宇觉得,除了医生的努力之外,其他病友们的人文关怀也十分必要。尤其是对于那些晚期乳腺癌患者,她们不仅要承受躯体上的痛苦,还要面对等待死亡来临的未知恐惧,那些临床上成功救治的长期生存患者,对于她们来说就是无望挣扎中的一缕阳光,带来了希望。

  “诗人泰戈尔曾有著名诗句‘生如夏花般绚烂’,他告诉我们,生命之美好,活得要像夏季的鲜花那般绚烂,要努力让自己去绽放。”

  “能不能保住乳房”应该是绝大多数乳腺癌患者在确诊后,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与那些深度肿瘤不同,乳腺肿瘤属于体表肿瘤,“清除”手段就显得相对简单:只要开刀切掉就可以了,完全不用开膛剖肚。这也是多年来的主流治疗手段。

  “以前的手术模式相对单一,后续的综合治疗模式也很单一,对于患者的心理感受考虑较少。”柳光宇回忆道。以前的那种“一刀切”的治疗模式确实是为了尽可能减少术后复发的几率,可它造成的身体创伤不可避免地伤害到了患者的心理自尊,严重影响了她们的生活质量。

  “现在不一样了,因为乳腺癌治愈率总体在70%左右,这样的情况下,治疗手段更人性化和个体化,进入了新的保乳手术治疗时代。”保乳、保腋窝、整形综合治疗……一系列个体化治疗方案充分考虑到患者的自尊心和对身体完整性的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做医生并不是柳光宇的第一选择,大学选专业的时候他曾经考虑过生化专业,也以为自己以后会成为一名老师,“最后无意中做了医生。”但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后来柳光宇觉得这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我的导师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是国内一流的乳腺外科医生,为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同时他为人以德以及待人接物的方式也给我起到了榜样作用。”

  和患者接触的越多,柳光宇觉得自己学到的东西就越多,书本上学到的那些知识总是在不断推翻重建的过程中。“患者们是你一生的老师,永远引领你在学术的海洋中不断探索,学习发现新的问题。”

  柳光宇以患者们为师,同时也将自己学到的东西再回馈给他们。在柳光宇处接受治疗的患者们,时间最长的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在他们的心目中,出现任何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来找柳医生。

  “肿瘤治疗不是立竿见影的,需要更长时间的随访才能得出结论。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是不够的,至少10年才能说明问题。作为一名医生,病人长时间存活的信息是对你的肯定,也是对你治疗的最好评价。”

  从2016年开始,肿瘤医院大力加强了乳腺癌保乳治疗方面的工作,这也是柳光宇现在最想做的事。“我一直相信乳腺肿瘤最终的解决方法肯定不是用手术这种破坏很大的方式,哪怕是很小的伤口也是对患者的损伤。我们的最终理想是消灭外科创伤来治疗肿瘤。”

本文由娱乐动态于2018-02-20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