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的烦恼

作者: 娱乐动态  发布:2018-01-09

  老男人的烦恼检验报告显示,手术前PSA为7.94。(图:山佳提供)

  检验报告显示,手术前PSA为7.94。(图:山佳提供)手术后PSA降为<0.05。(图:山佳提供)

  手术后PSA降为<0.05。(图:山佳提供)起因于体检。受红蓝卡之惠,家庭医生通知我每年体检验血一次。过去在中国,甚至在日本工作期间,也不知道体检过多少次,几乎每次都是全盘合格。没想到从2012年起出现了状况,原来在美国对老男人验血,加了个项目PSA(前列腺、又称摄护腺)指标 。

  PSA为何物?起初我几乎一无所知。只知PSA标準值是0~4合格,而我却首次测得即为6.1。超标了,请一位德高望重的犹太裔老医生检查,没有触摸到病变。他建议我不喝咖啡、不吃辛辣食品,三个月后再查PSA值。我遵医嘱,再验血时,果真PSA降至5.4,而且通过超声波检查,未见任何异常。

  此后历经四年,我每年检验一次PSA数值,大体上是在6~7区间浮动,直到今年3月底,跃升至8.17,我觉得必须重视了。经MRI(核磁共振)检测,提示为前列腺癌变。请犹太裔老医生再次指检,仍然未触摸到病变,于是决定作切片检查。通过对14个点取样检测,最终在3个点发现是前列腺癌。

  治疗选择各有利弊

  老医生说,前列腺癌发展慢,治疗通常可以有三种选择 :一、什么也不做,五年内一般不会出现致命问题;二、放射线治疗,10年左右存活期有望;三、手术治疗,可以根治,预期生存大于10年。他说,通常在你这般年纪,人们多半选择放射线疗法,但身体很好也可选择手术治疗。

  女儿带我走访了洛杉矶的多家名医,众说纷纭,各有利弊。同时我走访了三名同龄病友 : 陈先生三年前确诊,选择放射线治疗,疗效尚好,但他告诉我,外出最大的不便是首先得寻找厕所;黄先生去年确诊,还在放射线治疗中,他原来是一名跳舞高手,现今完全没有兴致;Jim先生选择放射线治疗,快20年了,他兴奋地说,他还活着。而我最终选择了与他们不同的抉择:手术治疗。

  别轻忽PSA指标

  在美国做手术是可以挑选自己最信任、最喜欢的医生的。我们选择我家邻近的一位教会医院的泌尿科主任W医师,他从2003年开始从事前列腺微创手术,有上千例成功经验。手术那一天,天刚濛濛亮,女儿开车送我去手术室。那里的护士早就忙碌地在做术前準备:量体温、测血压、更衣、医生术前见面、谈话。当麻醉师来到后,我就不知道何时被送上手术台的了。等我醒过来,已经安静地躺在病房里。

  主刀医生与助手多次来探望,护理人员走马灯似的运转着。然而根据此类手术后恢复的情况,院方规定,一般只让住院一夜。这一夜,儿子彻夜未眠地陪着我,果然我挺住了,术后体态正常,第二天我办理了出院手续。一周后,到医院复诊,拔除导尿管,又能与正常人一样。

  我每天仍坚持一小时散步。一个月后,再做PSA检测,其值接近为零(<0.05),证明手术圆满成功。医生告诉我,不用再打针、吃药,更不用做其他任何治疗。今后每三个月至半年检测一次PSA,进行监控就可以了。

  其实在我们老男人圈子里,亦有许多难以启齿的烦恼均与PSA关联。比如前列腺肥大,一方面胯下滴滴答答,一个呵欠也可能造成尿失禁等等。老男人朋友,为了自身健康,对于PSA数值指标,要高度重视。顺便说一下,现在,在中国的三等甲级医院,也都普遍开展有PSA检测,如果常来往于中美之间,不妨去中国检测,也是选项。

  老男人对于PSA数值指标,应高度重视。(本报资料照片)

本文由娱乐动态于2018-01-09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