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痛药:缓解痛苦悲伤,也抑止共情?

作者: bf598  发布:2018-01-29

  止痛药:缓解疼痛,也抑制共情?

  头疼、痛经或是关节痛的时候,吃片止痛药总能帮人快速脱离身体的痛苦。而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和国家健康机构的心理学家们发现,止痛药似乎还有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降低共情能力。

  研究者们指出,在他们的实验中,服用了止痛药对乙酰氨基酚的被试对他人承受的痛苦更不敏感。看起来,这种止痛药在抑制自身躯体疼痛的同时,似乎也抑制了人们对其他人痛苦的感知,进而减少了共情体验。相关论文发表在《社会认知及情绪精神科学》(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期刊上[1]。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令人痛苦的故事

  研究者们首先找来80名大学生,并把他们随机分成两组。其中一组被试喝下了含有1000毫克对乙酰氨基酚的液体制剂,另一组被试服下的则是安慰剂。等待1个小时让药物生效之后,两组被试被要求分别阅读4个“虐身”(自残、光脚踩图钉、关门夹手指、刮胫骨)和4个“伤心”(父亲去世、大学申请被拒、打不出好成绩而被体校开除、偷听到别人对自己表达厌恶)的小故事。然后,研究者们请被试对故事中人物遭遇的痛苦、感受到的痛苦程度进行评定,被试们还会评价自己在读到故事时的不适感有多强烈。

  实验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服用止痛药的被试们对故事痛苦程度的评价较低,他们读完这些故事之后产生的不适感也比较少。

  亲眼看看“痛苦”场景呢?

  文字描述的场景还要依赖读者的想象力,那如果让被试直接看到令人不舒服的场景呢?在另一个实验中,研究者们就给被试播放了他人遭受社会排斥的“痛苦”场景。在服药等准备工作之后,被试们会看到一场虚拟掷球游戏(Cyberball)的画面:游戏中共有三位玩家,他们本应该相互抛球,但事实上其中两位玩家总是只给对方掷球,对剩下的一位玩家基本不理不睬。

掷球游戏示意图,下方的“玩家二”就是被忽视的一方。

  结果,这个实验也产生了与之前类似的结果。在目睹了“社会排斥事件”之后,服用止痛药的被试们对当事人的痛苦程度评价较低,他们自身产生的不适感和共情也比安慰剂组更少。

  再来点让人崩溃的噪音

  研究者大胆猜想,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和感受自己痛苦的能力有关系。为了验证这一点,他们还用令人厌恶的噪音做了实验。听到一阵阵恼人的白噪音之后,被试们会如何评价自己和其他同伴的痛苦程度?

  实验结果再次发现,服用了止痛药的一组被试对同伴的痛苦程度评定较低,对他们产生的共情也更少。而更重要的是,这些吃了药的被试自己对噪音的不适感也没有安慰剂组那么强烈。由此看来,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和感受自己痛苦的能力确实存在联系。

  在上述各项研究中,被试在服药之后都会对自己的情绪进行评定,结果显示,药物对人们的情绪并未产生影响。

  止痛药真是“共情杀手”吗?

  对乙酰氨基酚是非常常见的药物,要是吃上一片就变成不懂他人疾苦的“冷血人”,那岂不是太可怕了?这一点倒不必太担心。实验中评分的下降不代表被试完全失去了共情能力,而且这项研究所用的止痛药剂量其实也远超过了日常生活中一片药的剂量。实验室条件下的效应可能确实存在,然而日常情况下止痛药是不是真会对共情能力造成明显的影响,这一点现在还不好说。

  不过,这项研究倒是为人们探索疼痛共情背后的机制提供了一点新的线索。此前就有磁共振成像研究发现,人们看到他人受苦时,前扣带皮层和前脑岛皮层会被激活,而这两部分脑区在自身受到痛苦时也会变得活跃。从这项研究来看,疼痛共情也与人们对自身疼痛的感知存在不少相通之处。利用药物的作用,科学家们也可以从神经化学的角度出发,对共情背后的机制进行更多研究。

  温馨提示:使用对乙酰氨基酚(扑热息痛),用药安全非常重要。请认真阅读说明书,不要擅自加量,也不要同时使用多种含对乙酰氨基酚的药物。更多阅读:扑热息痛:最熟悉的药物伤你最深

  参考资料:

  Dominik Mischkowski, Jennifer Crocker and Baldwin M. Way. From Painkiller to Empathy Killer: Acetaminophen (Paracetamol) Reduces Empathy for Pain. Soc Cogn Affect Neurosci (2016) doi: 10.1093/scan/nsw057本文共计有2202个字符串本文转载自:http://www.guokr.com/article/441466/

  网友评论:引用文章内容:自残、光脚踩图钉、关门夹手指、刮胫骨还没看到这里,只是余光扫过就打了个寒颤

  ###网友评论:引用文章内容:自残、光脚踩图钉、关门夹手指、刮胫骨还没看到这里,只是余光扫过就打了个寒颤

  ###网友评论:请问那一块是胫骨?来自 广告位招租

  ###网友评论:止疼药阻断了痛觉的产生,而镜像神经元看到别人痛时,会让自己也痛;这样结果不就显而易见了嘛,是痛觉受到了阻碍,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是镜像神经元受到阻碍,这样就不能说是共情能力被抑制了╮(╯▽╰)╭

  ###网友评论:我被刀片割破过大拇指,以后看到别人被割破大拇指肯定会想起当初有多么的痛。我想大概是这样的机制吧。啊~多么痛的领悟~~

  ###网友评论:80个人,样本数不会太少么?

  ###网友评论:止痛药小S冷漠.jpg

  ###网友评论:要是吃上一片就变成不懂他人疾苦的“冷血人”,那岂不是太可怕了?==============================================这又有啥可怕的,难道少一点“共情”又能怎样?我们不需要虚假的怜悯

  ###网友评论:想到不是有段子说止痛药能治失恋吗。。。

  ###网友评论:自从连续那几次心理学实验出问题以后,每当我在看到这类文章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不会是假的吧?

  ###网友评论:死侍的对头,那个没有痛觉的家伙,可以为自己的冷血行为辩护了。。。

  ###网友评论:类似的逻辑,不把自己生命当回事的人,往往也无视别人的生死

  ###网友评论:想起刮骨疗伤的那位

  ###网友评论:最近的羁绊者,倒也有这里的一些意思,有趣。

  ###网友评论:现实环境对共情的抑制作用更强大吧,不需要止痛药的作用,我觉得探索共情机制,还不如从这方面入手。比如战乱环境下,人们对死亡和受伤之类的痛苦,共情感受程度相比和平环境中更低,这是显而易见的。大脑应该有保护机制抑制共情带给自己的伤害。甚至还有另一种机制吧,比如古时候人们喜欢围观诸如凌迟等酷刑,这个又说明什么问题呢?

  ###网友评论:突然想到,当我自己刚刚经历过不愉快的经历后,比如刚刚听到可怕的噪音(汽车鸣笛),朋友在跟我说一些很可怕的事儿,比如他的同事因为备受抑郁症的折磨选择自缢,我可能只会冷血的“哦”一下。

  ###网友评论:引用@田园虎斑猫 的话:还没看到这里,只是余光扫过就打了个寒颤还好只是阅读小故事,不是视频……

  ###网友评论:引用@大头米少 的话:我被刀片割破过大拇指,以后看到别人被割破大拇指肯定会想起当初有多么的痛。我想大概是这样的机制吧。啊~多么痛的领悟~~额 我没被割过,光是想象都进行不下去了……

  ###网友评论:引用@嫣尔 的话:额 我没被割过,光是想象都进行不下去了……我当初就是因为想像不到刀片有多锋利,才决定用自己的拇指验证一下的……

本文由bf598于2018-01-29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