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思:周韵采》234亿天价鸟粪

作者: 88必发娱乐官网  发布:2018-01-11

  我见我思:周韵采》234亿天价鸟粪周韵采行动通讯巨擘高通公司在本月初被公平会开罚了台湾有史以来最高的234亿元罚金。有趣的是,经济部于尊重公平会6天后,公开表达对处分的忧虑,担心影响外商在台投资。公平会的裁罚倒像是自走炮,反给蔡政府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鸟粪。

  由于高通很早即专注在行动通讯领域,随着手机逐渐取代笔电,也造就在行动通讯晶片市场领头羊的地位。故自2009年起,美国本土、欧盟、南韩、中国大陆及台湾的竞争主管机关陆续对高通的授权行为展开调查。

  比较台湾处分,与南韩相近,皆要求高通重新与手机制造商签订合约,并且不能拒绝对未同意授权条件的业者供应晶片。台湾罚金数额虽与南韩相近,但南韩市场为台湾两倍大,234亿元的天价显然缺乏合理的计算基础。其次,大陆发改委仅要求高通对在大陆市场使用的3G/4G晶片与其他专利可分开授权,并未禁止高通向手机制造商收取授权费,故高通同意缴纳300亿台币罚金和解,以维系晶片贩售加授权费的营运模式。

  可想而知,南韩与台湾的改正措施将直接摧毁高通固有的商业运作,是可忍孰不可忍?故我预料,一如南韩案例,高通将提起行政诉讼,在法院挑战公平会的处分。

  除裁罚实质的合理性疑虑外,公平会的程序处理也有许多瑕疵。公平会过去对重大案件的处分惯例是采共识决,此次却一反常态动用表决,最后以4比3的1票之差通过裁罚,显示此案在委员间有相当大的争议。

  面对台湾有史以来最高金额的行政罚,公平会若无法在内部求取共识,便应该启动外部咨询程序,以免少数已有心证的委员成为「关键一票」。《公平交易法》虽未强制公平会在做成行政处分前须举行听证,但《行政程序法》授权行政机关,认为有必要举行听证者可为之。

  目前NCC在做成重大行政处分前皆会召开听证,以化解民众与利害关是人对黑箱作业的质疑。作为行政院下另一个独立机关,公平会也应将重大决策的过程透明化,让当事人有完整陈述及答辩的机会,才能维持其裁罚的公信力。

  虽然高通可向法院提起诉讼以为救济,倘若经济部的忧虑代表了府院心声,则行政部门仍有努力空间,让本案尽早落幕。基于经济部的声明,行政院可召开跨部会协调会议,公平会则可依《行政程序法》第111条;或行政院身为上级机关,援引第117条撤销原处分。又公平会可依第116条将原处分转换为具有相同实质及程序要件之其他行政处分。读者或许疑问:公平会有可能如此自我打脸吗?读者放心,如同中嘉远传案,NCC都可以(被要求)重启调查了,蔡政府一定可以找到说词,例如顺应时势的智慧管制,解决此鸟粪行政罚。

  (作者为元智大学资讯管理学系教授)

本文由88必发娱乐官网于2018-01-11日发布